“红通”嫌犯裴健强被提起公诉 称回来才是解脱

原标题:“百名红通”嫌犯裴健强被提起公诉

法制晚报讯(记者 唐李晗) 《法制晚报》记者获悉,日前,“百名红通”网上追逃人员、犯罪嫌疑人裴健强因涉嫌贪污罪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现年49岁的裴健强,是“天网”行动以来到案的第19名百名红通人员,也是北京市归案的第3个“百名红通”人员。

案情:公款买车 潜逃出国

裴健强今年49岁,大学本科文化程度,却因为曾经的一个错误念头,并付诸实施,使他在过去的七年中,过着逃亡在外的生活。

案发前,他曾是中企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进出口部的负责人。(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中企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企公司)是一家国有控股公司,裴健强于2001年6月接到该公司上级单位的委派,到该公司任进出口部负责人,开始全面负责公司进出口部的经营管理工作。

正式任职后,裴健强在银行开设了一个公司的银行账户,用于部分业务款项的收支流通,这个账户由他本人控制,钱款来源则是公司的业务款。

2003年5月底,裴健强从这个由他本人控制的公司账户上截取公款,并以支票的形式支付给北京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用于购买了一辆大众帕萨特小型轿车,车子并没有给公司,而是被裴健强登记在了自己名下,供其个人使用,并于2004年底,将这辆转卖给他人。

“当时我的车被撞了,想买辆车,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正好公司的账户里有款,我就先拿着用了。”裴健强到案后供述。

裴健强没有想到,因为自己一个错误念头继而付诸行动实施,给自己带来了牢狱之灾。为逃避打击,他潜逃出境。

2009年11月,裴健强潜逃出境,西城检察院对裴健强办理红色通缉令,对其进行网上追逃。(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在获知裴健强外逃藏匿在几内亚科纳克里市后,2015年12月22日,在中央追逃办的统一部署和安排下,北京市追逃办组织协调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组成追逃小组远赴几内亚追捕裴健强。经过外交部、公安部、我国驻几内亚大使馆等多部门的通力配合与协调,与几内亚司法部门精心制定抓捕方案,于北京时间2015年12月25日凌晨6点30分,在几内亚裴健强的住所将其抓获并羁押在当地看守所。

北京时间2015年12月30日,几内亚司法部门在科纳克里市机场将裴健强移交给中方追逃小组,随后,工作人员克服种种困难、在没有航班直飞国内的情况下,辗转塞内加尔、埃塞俄比亚等国将其押解回国。

2016年1月1日,中方追逃小组押解裴健强回到北京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反贪局办案检察官对裴健强宣布了逮捕决定,随后,将其送入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羁押。

自述:回来才是解脱

到案后,回忆起在外逃亡的这几年,裴健强很是感慨:“在国外隐藏的这段生活很艰难,我曾几次徘徊在中国大使馆门口,想要进去自首。”

2009年11月,裴健强逃到几内亚,开始的一年里,他整日混在街头巷尾,跟当地人学习法语、了解当地情况。后来有了一定语言基础,先后陆续做过厨师、翻译等工作。后来拿出所有积蓄与人合伙开了一家洗浴中心,因赶上埃博拉疫情以及几内亚国内局势动荡,洗浴中心开业以后生意一直惨淡,甚至一度交不起房租。(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

“该面对的事情始终是要面对的,”裴健强现在感到很后悔,他说,没有解决的问题总是要解决的,不能逃避。当时心存侥幸,想要逃避法律制裁,在外逃的几年中,一直想念家人,一直想回家,加上在国外生活也很艰难,曾经多次想回国面对自己的问题,只是由于害怕坐牢,始终没有勇气回国接受法律制裁,“这次司法机关把我带回来,总算能让我真正面对自己的问题,接受应有的法律制裁,我愿意积极配合检察机关的调查,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

裴健强想对所有境外的外逃人员说,该面对的事情始终要面对,只有回国,才能解脱。


准岳父入狱,该和女友分手吗?

因为小a的父亲受贿犯罪,与小a恋爱的小b的“组织”遂干预到两人的婚姻,这是多么久远的事呵,时光倒流到“文革”了吗?


特朗普逻辑荒谬为啥还有市场?

特朗普支持美国人拥有持枪权,而希拉里反对,支持禁枪当然有很多理由,最大的理由是接连发生的枪击案,如果要减少枪击案,就需要禁枪,至少是对持枪人进行严格的背景审查。


慕容复的复国梦

慕容博给儿子取名为“复”,意在提醒他“时刻不忘列祖列宗的遗训,须当兴复大燕,夺还江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