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中国艺术家回归田园 因城市令人无法忍受

参考消息网12月27日报道 白墙,黑瓦,卷翘的屋檐山脚下的小村庄,恍若田野上堆砌着陶器的碎片。狭窄的小径上鸡群在昂首散步,四敞大开的门内可以窥见如火如荼的麻将局。如果你预期的是一块中国乡村未来的实验田,那么中国安徽省的碧山村看起来或许相去甚远。外媒称,一些中国艺术家正在改变着乡村生活,造成了变革性的影响。

据英国《卫报》网站12月2日报道,碧山一处古老的祠堂直到去年还是一个废弃的、牛群闲卧的木质结构老屋,现在却有一群年轻的当地人坐在这里,使用这里的免费无线网络和卡布奇诺咖啡。在宽阔的天井里——原本是停放棺材的地方——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正靠在沙发里,翻阅着一本装帧精美的艺术书。

欧宁(音)说:“我们刚开业的时候,我相信大多数村民都非常惊讶。这里不是人们通常会预期能够找到一家艺术书店、或是一台咖啡机的地方。”

显然,这里也不是人们会想到欧宁这种人会出现的地方。一个来自深圳的无政府主义音乐推广人,在北京做地下出版人,之后是建筑策展人,现在是一名乡村隐士。欧宁两年前出于希望与乡村生活建立联系的冲动来到碧山。这间被他说服建在南京一个改造停车场的“先锋书店”在这里开设的分店是他的“碧山计划”的最新篇章,所谓的“碧山计划”,是一项为中国乡村复兴创造一个范本的野心勃勃的计划。

他说:“中国的城市变得日益令人难以忍受。它们正在以一种永不停歇的速度增长,以一种非人道的规模修建,并且污染越来越严重。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它们将村庄消灭。”说这话的时候,他正坐在他的巨大的商贾老宅的庭院中,他花了过去两年时间将这座处于废弃状态的房屋整修一新。

报道说,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劳动力人口从乡村到城市的大迁徙目睹了农村地区的血液被榨取殆尽的过程,只留下一贫如洗的老人在家照顾儿孙。政府为了发展频繁和任意收购耕地的行为加剧了农村地区的衰落,这一令人警示的趋势已经令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昔日的水稻田现在化身为摩天塔楼和奇形怪状的新卫星城,却令村庄变成了幽灵般的鬼城。

但是许多地方已经将遗留下来的东西变成一种资产。随着城市中产阶级越来越乐于出游,中国许多充满田园风情的乡村都在利用自身如明信片般美丽的风景,迎接着如火如荼的国内旅游业带来的观光客大潮。碧山所处的安徽南部的徽州村落带拥有大量异乎寻常精美的古建筑。在明清时期,这里作为重要商埠而发展,当地人利用木材、茶叶和食盐贸易所得斥重金修建了家族祠堂。在数十年的废弃状态之后,一些古建筑现在正在经历着另一种繁盛:他们已经成为安徽神圣的黄山的游客“到此一游”行程中必到的一站,而黄山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约有1500万。

因为电影《卧虎藏龙》的热映,其取景地附近的村庄西递和宏村在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从而带来了一个为了满足纷至沓来的观光客和影片摄制组的重建工程、纪念品商店和咖啡馆的黄金潮。2009年,黄山市推出了“百村千幢”古民居保护利用工程,斥资5.5亿元用于古建筑资源的保护,给官方确定的历史村庄配备售票点和着制服的检察员。现在进入村庄的票价大部分都在10镑左右——对于一个平均月收入不到80镑的村庄来说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之后你必须按照许可的路线行走,沿途充满乡土气息的当地人尽职尽责的“表演”着原汁原味的乡野生活。

许多居民将此视为他们愿意作出的妥协。宏村一名老妇人说:“我们村变成了一个景点,所以我们必须开放我们自己的家。但是我们也得到了好处,门票收入会分给我们一些,我们还可以向游客兜售商品。”她的丈夫在他的茶摊后面咧嘴笑着,这个茶摊的前身是二人家里的客厅,现在坐满了带着小帽的旅行团,游客们正忙着欣赏墙上雕刻的精美木纹。

欧宁相信还有另一种方式。在他看来,中国观光客就像是“掠过池塘的蜻蜓,只是按照制定的名单到此一游而已”,对于他们“永远看不到农村生活残酷的现状,几乎看不到任何值得愤怒的东西”,他深感沮丧。他认为旅行团和村民之间根本没有实质性的交流,而村民们也失去了自己的传统,只是提供了一个洁净的乡村生活的版本,供那些挥舞着相机的观光客们拍照。

与他的朋友、艺术家和博物馆长左京(音)一起,他开始了一项为期两年、针对碧山的传统手工艺研究项目,邀请艺术家和设计师与当地手工业者一起利用后者的传统技术创造出新产品。2011年,他们组织了“碧山丰年祭”,为期三天的音乐表演、讨论和诗歌研讨会在当地电影院举行,这次活动吸引了全村人和很多外面的人。

报道称,根据官方的新华通讯社报道,中国的媒体监督部门将组织电影和电视人每季度下基层、村庄和厂矿实地体验生活。

编剧、导演、播音员和主持人也将被派到小数民族地区和边疆地区以及在革命战争期间为国家的胜利作出重大贡献的地区至少生活30天。

欧宁正在开展他自己的一项完全不同的深入调查。他在过去数年访问了很多“实践的乌托邦”来为他的“碧山计划”获取灵感,他刚从哥本哈根的嬉皮士自由城镇克里斯蒂安尼亚回来,而且已经参观过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其他理念村。谈话间他口若悬河的抛洒出一堆令人头昏脑涨的先例——从彼得·克罗波特金的《互助》中所描述的仁慈社会,到乌托邦式艺术家集体的“新斯洛文尼亚艺术”——并且对于最近对泰国清迈附近的一个“艺术村庄”的访问大发批评,他认为这个村庄没有恰当的令当地人参与进来。

但是,他自己的计划是否进展得更好呢?抑或,他只是为他自己和他的都市艺术家朋友们制作了一个游乐场?

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杨云真(音)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研究“碧山计划”的影响。她说:“我担心这仅仅是绅士化的另一种形式。他们以重新发现乡村生活失去的传统为名,从自己的中产阶级视角引入了一种浪漫主义的乡村概念。但是他们却不小心令他们正在奋力维护的‘真正的乡村’消失的更快了。”

她说,自这一计划全面启动以来,碧山的房价大规模上涨,从2500美元涨到了10万美元,而书店和新咖啡馆的价格也远远超过了大多数当地人的消费水平。受上海一对夫妇在这个村庄开设的猪栏酒吧的成功案例的吸引,一个高端精品连锁酒店正在建设中。拥有一系列十分精致的小客房的猪栏酒吧已经被旅行向导书《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所收录。这间新连锁酒店的市场定位很明确:每晚房费在80到300美元之间(附近的普通酒店的房费约为10到20美元)。

“碧山计划”的下一步是将另一间祠堂改造成这个村庄的博物馆和活动空间,与此同时采用了传统的素土夯实技术的第二间咖啡馆也正在建设中。欧宁和左京单靠自己的力量很难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已经从双年展和关于这项计划的大型展览中筹集到一些资金,但是希望有别人能够助力这项计划。

报道说,大多数碧山居民似乎对此持谨慎的乐观态度。67岁的农民王寿长(音)过去十年都在编纂这个村庄的历史,他现在在新书店工作。他说:“我认为时间终将证明一切。我支持一切令我们的历史建筑重新启用和吸引人们来到这个村庄的计划——这个地方已经被忽略了太久。”

编辑:SN123


媒体札记: 惹毛姜文

让我们先从一位富家公子的一条微博慢慢说起。昨天,圣诞节,不知谁惹大少王思聪不快了,反正看完电影后一脸不悦,“没看过《一步之遥》的童鞋们,恭喜你们…躲过了这一劫。”


圣诞不该“禁果化”

高校禁止学生过圣诞节的平安夜,取而代之的是看宣传本土传统文化的片子。这种看似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政治觉悟蛮高的做法,除了符合所谓的行政美学之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给这家以“现代学院”冠名的大学来辩护了。


养老保险破除双轨制之后

“虽然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形成,但公平性不足”。如今双轨并成一轨,是对企业职工的心理熨帖,也将助推社会公平。叫好之余,也不妨前瞻性地审视可能形成的新问题。


中国减贫,西方媒体也赞誉

外媒的视角,从中国农业成就,看到了中国道路的成功;从中国农业发展,解读出中国新常态下的新图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