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初创技术公司融资难 期待中国“救星”

参考消息网3月1日报道 外媒称,对在本国技术泡沫缩小之际急切寻求筹集资本的印度初创公司而言,中国猎豹移动公司等企业的投资计划来得太及时了。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28日报道,这家总部设在北京的公司为安卓智能手机制造工具软件,该公司高级副总裁亚历克斯·姚(音)说:“在中国的共识似乎是,因为印度的人口、经济增长和不断上升的互联网普及率,它将是整个全球互联网市场的下一个增长引擎。”

为利用这一机遇,猎豹移动公司正计划在印度进行一系列投资,这一进程开始于去年11月,当时该公司领投了可穿戴健身设备制造商GOQii一轮8.8亿卢比(约合1200万美元)的融资。该公司由印度企业家维沙尔·贡达尔创立。

亚历克斯·姚(音)说,他计划未来两年中再进行至少20笔交易,以便与当地公司合作,这能够帮助在纽约上市的猎豹移动公司在印度开展更广泛的扩张计划。

在去年大多数时候,这样的表示在印度不会引起多少关注,因为当时该国技术领域繁荣发展,创纪录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这些资金的来源既有硅谷风投公司,也有包括日本软银公司在内的技术投资者。

但去年第四季度,印度投资交易大幅减少,此后,行业数字显示,2016年,在初创公司估值得到全球性纠正的背景下,融资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参加日前在印度技术首都班加罗尔召开的一次初创企业家会议的企业家和投资人而言,猎豹移动等公司的重要性带来了一个诱人的可能:在他国企业后退之际,中国企业可能会投资于印度吗?

报道称,有关中国互联网巨头可能在印度扮演更重要角色的想法去年随着电商集团阿里巴巴的到来而生根。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公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投资战略,向支付公司PayTM投资6.8亿美元,同时还投资于印度第二大电商网站“快购”网站(Snapdeal)等企业。

阿里巴巴所采取的模式是首先支持本地初创公司,而非推出自己的服务,该模式已得到其他企业效仿,其中包括中国互联网公司腾讯,它在去年8月份领投了印度医疗科技公司Practo一轮9000万美元的融资。

报道称,有更多公司正考虑在印度投资。总部设在北京的搜索引擎百度1月表示,它正考虑对餐馆门户网站Zomato等三家印度初创公司进行投资。小米等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也表示它们计划入股印度本地公司,希望在快速发展的印度手机市场获得增长。

一加的联合创始人刘作虎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似乎把印度视为第二个中国。这不是我们正在计划的事情,但很多人会想要投资。”一加是总部设在深圳的高端移动手持设备制造商,它计划扩大在印度的业务,而非投资于本地初创公司。

事实可能会证明,融资困难的印度初创公司可以找到一个中国救星的希望是虚幻的。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对于潜在的投资交易非常挑剔,很多公司对于印度复杂的商业环境和陌生的文化持谨慎态度。

报道称,在中国经济减速之际,其他一些公司面临越来越多的国内问题,这可能会限制它们进行大规模海外扩张的计划。

尽管如此,猎豹移动公司的亚历克斯·姚(音)说,印度仍旧对寻求新的国际机遇的中国技术企业具有吸引力,吸引它们的是印度市场的潜在规模和可能出现的快速增长,该国的网民数量再过几年将超过5亿。

他说:“这是一个开发不充分的市场,至少比中国落后三到五年。因此,中国企业认为我们可能能够通过在这里投资、通过放长线而复制我们的成功。”(编译/李莎)


国民党需要能“治病”的主席

国民党正处于最迷茫的时刻,党内深蓝和本土派分歧加剧,路线之争浮出水面。这届党主席任期虽只有1年5个月,但由谁来做,却关系到国民党将往何处去,未来能否再起。


企业频出“烂牌”反映了什么

从外界观察者的角度,一个企业在匪夷所思的情况下,竟然频出“烂牌”。如是,握有这家企业股票的投资者,最好的决策就是抛了吧。


女人可像陌生人那样度过一生

不需要依附男人而有自己的价值追求的女性越来越多,不需要依附权力而有自己的事业追求的男人也越来越多。某种程度上,社会的价值观也在发生变化,人们日益鄙视那些依附者,无论依附的是男人还是权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