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三公经费节约那么多用到了哪里

中新社北京3月7日电 (记者 刘贤)“反腐和罚没节约的钱、群众路线节约的经费怎么反馈民生的?这方面交代细一点,老百姓可能会更高兴。”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重庆代表团7日审查计划报告和预算报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黄云连番发问。在他之后,重庆团代表们从多个方面关切政府的“钱来钱往”。

“反腐和罚没收入(在报告里)只是笼统写了有多少。”黄云说,其实这笔资金老百姓最关心的是到底怎么用的。“三公经费节约了那么多,又用到了什么地方?”他认为,这些钱的处理不合适可能造成腐败的隐患。

全国人大代表、农工党中央委员孙晓梅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财政补助标准“从每人3元(人民币,下同)提高到4元”提出疑问:“我们经过三年追踪,(认为)这个数字是不科学的。这个数字怎么出现的?财政部要给个答复。”

经过调研,孙晓梅认为应该是每人每天8元的营养餐补助标准:4元用于营养餐、2元用于奶制品、2元用于营养餐加工的整个过程,减少学校和基层的负担。“调研一定要细,细到3元钱是怎么回事,加1元钱是怎么回事,这样才能做到科学地用每分钱。”

除了“钱往”,代表们在“钱来”的问题上也各抒己见。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国资委主任廖庆轩建议“适度降低税收,同时强化和改善税款征收”。他指出税的种类多、征收的漏洞多、税收队伍庞大等问题。

来自重庆大学航空航天学院的全国人大代表刘占芳提出自己的疑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只有2400多亿元,好像不成比例。“希望在做有关报告时对此稍微有个展开。”

无论“钱来”、“钱往”,代表们最关心的是对政府“钱袋子”的知情权。

“预算公开对规范政府管理很好。”廖庆轩举例:“政府建网站花了一千多万,如果用几十万就能建好,(预算公开)有助于它改善。”随着计算机等技术的改进,财务报表生成很快,公开的效率可大大提高,这方面应该进一步加强。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廖晓军说,要树立预算的权威性和严肃性,抓紧出台预算法实施条例。(完)

(原标题:代表关切政府“钱来钱往”)

编辑:SN117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