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存壮告别仪式3月8日八宝山举行

原标题:下周二告别葛存壮

2004年10月5日,首届中国犬业展览,葛存壮、施文心夫妇是现场的裁判 供图/视觉中国2004年10月5日,首届中国犬业展览,葛存壮、施文心夫妇是现场的裁判 供图/视觉中国

法制晚报讯(记者田婉婷)著名表演艺术家葛存壮于3月4日早晨8:33因脑梗引发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7岁。昨日,葛存壮家人发出讣告,老爷子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3月8日上午9点在八宝山大礼堂举行。

内地导演尹力昨日撰文表示哀悼并透露,影协主席团日前已经一致通过,今年金鸡百花奖的终身成就奖将授予葛存壮老师,然而没有等到颁奖的那一天,葛存壮老师已经与世长辞。据了解,金鸡百花奖终身成就奖由影协提名,报主管部门文联和中宣部批准后最终确认。

曾因中风入院葛优近年减产陪护

2012年6月就曾有媒体报道过葛存壮因身体抱恙入院治疗。葛存壮的夫人施文心女士后来接受访问时曾透露,葛存壮确实因为中风入院治疗,当时的状况是“半瘫痪”,而且“病情十分严重”,后来“情况有点儿进步”,令人感到些许宽慰。

作为葛存壮的儿子,葛优近年来也减产了不少,自《一步之遥》和《罗曼蒂克消亡史》后,2015年一整年并没有新作推出。

他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尽量减少远行,忙一个普通老百姓该忙的事,陪病中的父亲葛存壮,“原来老爷子醒着的时候还可以,出去两个月没问题。最近这情况,有点儿不行。老头昏迷之前,我就老想着要多陪陪,一星期回去一次。”

前不久葛优受邀出任“金羊奖”澳门国际电影节评审委员会主席,在开幕式上面对媒体采访时,葛优也略带忧伤地表示,“家里老人有事,一直在照顾,这个比工作重要很多。”没想到距离这次采访不到一个月,父亲葛存壮就离开了他。

演一辈子坏人晚年凭借“好人”获奖

葛存壮的表演生涯始于1949年,那年他20岁。1959年,著名导演凌子风“慧眼识才”,发现了葛存壮的表演潜力,在导演电影《红旗谱》时,大胆地起用葛存壮,让他演反面主角——地主冯兰池。

这一次表演显示了他出众的表演才华,由此,他成了演坏蛋的特型演员。因为他多演反面人物,与陈强、陈述、方化和刘江共称为中国影坛的“五大坏蛋”。

年轻时演了很多“坏蛋”,老年才“拨乱反正”,演起了正面人物。由于他在影片《周恩来——伟大的朋友》中出色地饰演了齐白石,在他即将度过70岁生日时,荣获了第1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这是葛存壮从影50年来第一次获得如此殊荣。

说来凑巧的是,作为儿子的著名演员葛优获得了同一年的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

葛存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平时干得最多的工作就是帮葛优甄选剧本:“一定要让他演那种接地气的、贴近生活的角色。”葛老爷子还笑言:“如果不听话,观众不买账,我照样可以揍他。”

作为一名德艺双馨的老演员,葛存壮先生对于葛优的影响很大,葛优曾经回忆,每当自己获奖回家,老爷子“肯定嘱咐我别那么牛气,别不理人;见到邻里街坊要打招呼”。

老友自发悼念真正践行戏无大小

葛存壮病逝后,谢芳、黄建新、刘晓庆等他之前的老邻居、老朋友都通过各种方式自发悼念他。

“刚听说老爷子去世的消息,特别难过。特别喜欢老爷子一笑的那个感觉,特别特别亲近。”黄建新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2002年前后从西影搬到了北影院子,跟葛老爷子住在同一栋楼的同个单元,算是老邻居了。“我们出入常能碰到,每次出门碰到老爷子,他总是先开口问候我们,他常对我说,‘小黄,再忙也要注意身体’。这让我很感动。”

葛存壮曾在电影《建国大业》中客串出演,当时作为导演的黄建新对此印象特别深刻。他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拍《建国大业》时,葛老爷子的戏要拍两天,因为每天有很多明星要来,现场根本顾不上招呼他,我们当时特别歉意,而他却安慰我们说没事,按照你们的要求来拍就行,而我们每天都拍到半夜,他一点怨言都没有。”

回忆起葛存壮当时的拍戏状态,黄建新感慨地说:“我们平时总说戏无大小,但很多人都是嘴上说说而已,真正实践的人并不多,在他身上体现的非常明显,尽管只有一点点的戏,他就要查阅很多资料,还主动找我谈他的体会,这让我们非常感动。”文/记者田婉婷


政府报告哪些话最具含金量?

我一直呼吁,我们的媒体不要老盯着雷人的话语和提案,以及一些文化界的委员是不是眯着眼睛,而是应该承担起一个媒体对国家和社会该承担起的责任,多关注民生和与国家的前途紧密相关的话题。


领导讲话请跟老江湖学着点

亲爱的领导同志,如果你希望大家记得你的好处,最好能不时回想李丰平、哈维尔的话,在自评或评人时留有余地一点。当然,你要是不介意咱替你坏处想一想,那就让各方的马屁来得更响亮一些吧,再不时爆几句惊人之语。


雾霾税,让各种税情何以堪

如今雾霾笼罩大半个中国,不良企业污染在先,地方政府部门监督失职在后。老百姓无缘无故增加了空气净化的成本,付出身体健康的巨大代价。许健康委员,你是“健康”界标杆,等人民吸饱了雾霾又催交雾霾税,这样真的好吗?


为什么不能以共产主义洗脑?

为什么当下有那么多人宁愿被宗教洗脑,而不愿被共产主义洗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人对宗教信仰笃信不疑,而对共产主义置疑甚至排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