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母亲:山东高院给予充分时间查阅卷宗

法制晚报讯(记者李洪鹏) 上午9点,聂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到达阅卷室,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和书记员接待了他们。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首先向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送达了《阅卷通知书》,李树亭律师和陈光武律师在《阅卷通知书》上签字。

据代理律师介绍,聂案卷宗有3本,王书金案卷宗8本,另河北广平公安局原始侦查卷、山东高院复查卷宗6本,共17本,包括河北广平公安局原始侦查卷。

聂树斌母亲授权两名律师

随后,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向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转达了委托人张焕枝(聂树斌的母亲)的意见: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仅限李树亭律师和陈光武律师二人。其他律师在网络上的言论均无张焕枝的授意和授权。聂树斌案的案卷仅限李树亭律师和陈光武律师两人查阅使用且内容不得对外透露,张焕枝有权解除与透露者的委托代理关系。

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告知申诉代理律师:本案涉及个人隐私,阅卷要遵守相关法律规定,不可有意无意将卷宗材料外泄;聂树斌案卷是上世纪90年代的卷宗,阅卷时需仔细,保护卷宗完整。上午9点25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进入阅卷室。

法院同意对案卷进行复印并拍照

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要求,对案卷进行复印并拍照。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答复说,这是阅卷的正常方式,不是应该提出的问题,而且保证代理律师绝对能阅卷,有充足时间阅,阅充分。

聂母张焕枝到阅卷室后再次表态:案卷只许代理律师两人阅卷;阅卷必须阅原卷;复印需复印两份,两位代理律师各一份;不要让媒体记者围在山东高院门口采访,山东高院按照法律程序办事,非常好,不需要承担额外舆论压力。

张焕枝说,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很扎实,她希望法院给申诉代理律师充足时间阅卷,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当场回应说没问题。

阅卷范围之广超出预期

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告知申诉代理律师阅卷范围。聂母及代理律师均对阅卷范围表示满意,认为阅卷范围之广超出预期。法官说,允许阅的都可以阅,而且阅的是原卷,需要复印拍照的,法院可以配合。律师对此表示满意。

在阅卷前的交流中,申诉代理律师和聂母张焕枝自称提一个“额外”要求:希望查阅王书金案的相关卷宗。法官说,王书金案的卷宗可以阅、应该阅。“凡是规定能够看的都可以看。”

新闻链接 聂树斌案案情回顾

1994年8月,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警方后来抓获犯罪嫌疑人聂树斌。

1995年,经过石家庄市中院一审、河北省高院终审,聂树斌被判处死刑,当年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并自述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媒体曝光“一案两凶”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自2005年起,曾代理过聂树斌案申诉的律师李树亭、张思之、刘博今等,多次向河北省高院提出阅卷要求,但均无果。

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期间,其辩护律师朱爱民曾获准阅读并复制聂案的部分卷宗。据朱爱民介绍,聂案卷宗一共有130余页,他只看到26页,但不包括最关键的聂树斌供述。


官员竟反问你们凭什么相信我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济宁市市长梅永红近日接受采访时讲了一个故事:中组部曾来济宁调研干部制度,他向来调研的人提出一个问题:“你们凭什么这么相信我?”他认为,人是感情动物,是有私欲的,把人放到一个位置上,赋予他一个无边的权力,这是非常危险的。


仇和落马,权力绿林时代终结

什么是“绿林”?就是无视法律,不要规矩,杀人放火受招安。但这个破坏旧体制的过程,伴随的是日渐庞大的任性权力。权力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样,你赋予它更多的自由,带来的可能是推动社会的变革,但也很可能带来的是尾大不掉的恶瘤。


县委书记为什么不去打工

作为县委书记和县长收入,公众在意的,并非是工资收入的高低,而是灰色收入以及特权和福利等问题。


日本老汉偷窃情人节巧克力

目前在日本年满50岁却仍未结婚的男性约占人口总数的20%,女性约占11%。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 人口问题研究所的预测,到了2030年,日本50岁仍未婚的男性将达到30%,女性则将达到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