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阳村妇被公职人员射杀 其子称眼睛睁很大

11月9日一早,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2组57岁的罗运英,早上8点多上山捡茶籽后再未回家。 当天下午,家属在茶树下发现身负枪伤死亡的罗运英。

目前已被证实的消息显示,罗运英是被进山打猎的人不幸射中身亡,其中一名嫌疑人系衡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蒸湘分局餐饮一科执法人员肖卫东。肖卫东已主动到派出所自首,因涉嫌过失杀人被衡东县警方刑事拘留。

“母亲的眼睛睁得很大”

家属回忆说,11月9日,罗运英身着紫红色上衣和黑色裤子去附近茶山捡茶籽,早饭只匆匆扒拉了几口面条。

“她一般中午12点前回家吃饭,但那天过了饭点还没回家。” 罗运英的儿子董长武告诉新京报记者,家属上山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影。

大概当天下午2点钟,村干部接到警方电话,询问羊角村是否有村民失踪,找到董家,才知道可能出事了。

民警和村干部带着家属到了案发现场。丈夫董海云看到了侧躺在距马路5米左右的茶树下的罗运英,她右侧一棵两米左右的茶树树干也被子弹打穿。“地上都是血,身上两处枪伤,一处从身体左侧穿过两肺,另一处从左耳穿过脑袋”。

董长武是11月9日晚10点赶回家里的,那时法医刚走。“母亲的眼睛睁得很大,我给她闭上,她还是睁开了。”董长武说。

“苦了一辈子可以享福了,人却没了”

“苦了一辈子可以享福了,人却没了。”11月14日上午,罗运英的儿子董长武在电话里讲述母亲生平时,几次失声痛哭。

罗运英20岁嫁到董家,育有一儿两女。如今,三个孩子早已成家,两个孙子从一岁时就由她带着。

董家种了30亩水稻,一年收入有4万多。罗运英农闲时会去山上捡茶籽。董长武说,“我们这里茶籽比较贵,母亲捡了茶籽后一部分用来卖钱,一部分参着调和油吃。”

11月9日,因为两个孙子在家看电视,罗运英没和邻居一起去隔壁山捡茶籽,而是一个人去了离家近的茶山。“离家近,中午可以早点回家给孙子做饭吃。”

说到这里董长武失声痛哭,“如果那天母亲没有上山捡茶籽,她就不会死了。”

“节俭一辈子,两麻袋新衣没穿过”

董长武19岁技校毕业后去深圳打工,24岁结婚,现在在长沙买了房,本打算明年让母亲去长沙带孩子的。

在收拾母亲遗物时,董长武姐弟几个发现,给母亲买的两麻袋新衣服,她都没穿过。“我听邻居讲,母亲总是对他们说,‘我儿子给我买的衣服,我到长沙享福时再穿,现在干农活穿,就划烂了’。”

董长武说,母亲节俭一辈子,“只对自己省,每次去赶集都给孙子买很多吃的。”家里现在还放着很多罗运英给孙子买的玩具和牛奶。

董长武说,嫌疑人肖卫东自首后,肖的家属给董家送来10万元安葬费,董家打了收据。“但是我们怎么也想不通,出去捡茶籽,人怎么就被打猎的打死了。”

董长武说,警方只说是误杀,具体情况没讲。“家属要知道真相,没有真相我不会让母亲下葬。”

新京报新媒体独家报道 记者刘刚 实习生马金凤 赵吉翔

 


泼粪大妈,放开那个性学教授

我一点也不质疑大妈的良好用心,绝对是奔着“爱国爱家保卫青少年”的崇高目标去的,我也不怀疑现在某些地方举行的性文化节陷入“有性无文化”的尴尬境地,但我没法因大妈用意崇高而盲目地支持站不住脚的论点及论据。


管水龙头的,如何能贪1.2亿?

来自河北秦皇岛的副处级干部马超群,同样以1.2个亿的贪腐数据惊掉世人眼镜。而更奇葩的是,他也没多少权力,只是一个管自来水的!用收60块钱自来水的时间,自己家里的钱就能堆到1.2亿,做他这样的官员,还真是一本万利呢。


985,211不是世袭的贵族大学

“985”和“211”首先是一种身份和血统。前些年,“985”和“211”的高校名额就已经不再扩招,这基本等于这些大学在我国已经确定了“贵族血统”+“世袭罔替”的待遇。只有废除之,我国数千所高校才有可能实现更大意义上的公平发展。


中国商业为何缺诚信

一个天天在电视上播放皇子为争帝位死掐、妃子争宠互害、学者谈起三国中的阴谋津津乐道的国度,重建信任的难度可以逆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