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5岁时被拐卖28年后找到生父母(图)

父亲这个称呼在女儿心目中一直是28年前那样亲切。当时太小记事不多,但有一件事,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那天下雨,爸爸从幼儿园接我回家,用雨衣把我抱得严严实实的,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紧紧地搂着爸爸腰,爸爸吃力地蹬着车子,那个时候爸爸的背影就深深地烙在女儿的脑海,我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孩子,有爸爸的爱和呵护,我什么都不怕……

——回邯郸的火车上,张琼给父亲发的短信

这一声“爸”,他等了28年。

爱女5岁时被拐走,武汉人张大桥奔走大半个中国寻找。和电影《亲爱的》里黄渤的角色一样,张大桥历经磨难,最终还是幸运的骨肉团聚。和电影不一样的是,他的女儿是自己找回来的。

奇迹,源于本月初汉阳社区民警许成林午夜接到的一个电话。

午夜接到陌生求助电话

本月6日晚12时,汉阳鹦鹉街夹河社区民警许成林正准备睡觉,手机突然响了。电话那头,一个女子小心翼翼地说:“冒昧打扰了,有个事要求你帮忙。”

女子叫曹利芳,是河北邯郸人,自称28年前从武汉被拐,当时她只有5岁,只记得父亲叫张大桥,母亲的名字记不清楚了。求民警帮她找亲生父母。

曹利芳说,她有个亲戚是河北的协警,帮她查到武汉叫张大桥的人有50多人,和父亲年龄相仿的也有十几个。她挨个都找过,却都不是,还有汉阳鹦鹉街的“张大桥”没找到,便通过派出所要到了许成林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嘤嘤哭声,“求求你帮我查一查吧,我太想爸妈了”。许成林连忙安慰,答应全力查找。

挂了电话,许成林久久无法入眠。

第二天一早,他飞奔着到办公室开电脑查询,辖区蓝江家园正住着一个“张大桥”。他连忙上门,家中却没人。

28年前的丢女之痛

8日,许成林再次上门,终于碰见女主人王女士。“您家是不是丢过女儿?”许成林试探着问。

王女士惊讶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有线索了?我女儿叫张琼,都丢了28年了。”

“有消息了?”张大桥回家后囔囔道:“我这辈子要是再见女儿一眼,死了都可以。”

1986年11月3日,是张大桥记忆深处的痛。那天5岁的女儿张琼在外婆家门外玩耍,被人拐走。

“都怪我,那天公司开会,我就把女儿放在外婆家。”张大桥不肯原谅自己。他家住在江岸黑泥湖路,妻子在汉阳上班,照顾女儿的重担压在张大桥身上,每天早起做饭,接送女儿上下学。女儿就是他的心头肉,没想到一天没在身边就被人夺走。

他从家里翻出一张泛黄的纸,上面写着“张琼,女,5岁,圆脸、大眼睛、薄嘴唇、睫毛稍长、左眉毛尖有一不明显的黑痣……”这则出自张大桥之手的寻人启事,当年不知道分发了多少份。“这些年,我就像电影《亲爱的》中黄渤一样,找女儿走遍大半个中国。”张大桥说。那时他只能通过报纸寻找线索,看到哪有孩子被找到的新闻,他都会到当地寻找一番。几十年来,他走了河南、山东等十几个省市,风吹雨淋加之气急伤身,他的听力越来越差,如今还只58岁,旁人和他说话就得对着耳朵喊。

一首《小燕子》唱哭生父

12日上午9时,民警开车在武昌火车站接到风尘仆仆的曹利芳,一起来的还有她的丈夫。

张大桥和妻子已早早在夹河社区警务室等着,他时不时从怀里掏出女儿小时候的一张照片,背景是黄鹤楼。“很紧张,怕不是。”

一看到从车上下来的曹利芳,张大桥怔住了,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眼前30多岁的女子,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儿的模样嘛!

还是刚强的王女士打破了沉默,问曹利芳:“你还记得被拐前武汉有什么小伙伴?”“磊磊。”曹利芳脱口而出。她不知道,磊磊正是她的表哥。

亲朋一阵拍手贺喜,张大桥此时再也绷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为了保险起见,民警带他们到医院做了DNA鉴定。在等结果的4天里,张大桥已迫不及待地组织全家上黄鹤楼游玩。站在曾经拍照的地方,曹利芳虽记不起当时的场景,但看着张大桥满脸笑容,她也笑得很灿烂。

张大桥特地带她到KTV唱歌,曹利芳什么歌都不会唱,但当《小燕子》的音乐响起时,她不由自主地唱起来:“小燕子穿花衣……”张大桥又哭了。

他家里珍藏着一盘磁带,那是女儿小时候唱《小燕子》的录音带。“女儿被拐后,只有这盘磁带给我慰藉,听着女儿的声音,我的心才能平静。”

17日,DNA检查报告出来,确认他们是一家人。

28年后,女儿张琼回来了。

只靠一个名字成功寻亲

张琼说,被卖到农村养父母家后,上完小学便辍学回家种地。“我没有钱,除了吃饭穿衣,什么都没有,没法回来找亲生父母。但我心底一直藏着这个事。”她说。

直到她出嫁,丈夫得知她的身世,支持她寻亲。张琼说,她只记得家住的位置是“黑”字开头,父亲叫张大桥。大家起初以为是黑龙江,在东北找了一大圈无果。后来有人帮她分析,她父母出生那个年代,因为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很多武汉人取名叫大桥,他的父亲会不会是武汉人?

通过协警亲戚一番寻找,她先后找到了十几个派出所都无下文。她没有放弃,一直苦苦追寻。

张大桥说,女儿现在过得很艰苦,全家都靠着视力不好的丈夫打工一月3000元工资过活,她自己则在家种田,还养着10岁的儿子和5岁的女儿。

张大桥心疼地给女儿买了一套新衣服,送她上了回邯郸的火车。等那边的事料理完,再商量今后的生活。


调研单双号限行,别忘这些事

如果真的要调研单双号限行,还需要考虑一些事。是否有人会计算一下公交和地铁运营车辆的故障率,当乘坐的人增加的时候,故障率能否保证不上升,不耽误我们的上班,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买车的人是会增加还是减少呢?


超限车主缘何死于“严格执法”

公路“治超”中普遍存在的以罚代管现象,长期以来备受诟病。其中一个严重弊端在于,由于动辄被罚,货车不能不超限超载,而因为超限超载,又不得不挨罚。


父亲为何得自学本草纲目救女

所有能够感动人的大爱背后,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社会问题。因为当社会文明到一定程度,社会足够公平正义,所有资源分配均匀,则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悲剧,没有了悲剧尤其是惨剧,所谓的爱也便少了伟大的成分。


“剁手党”如何面对共享房

“日本的今天是中国的明天”,有位朋友斩钉截铁地这样说。当今中国的“消费社会”,真的是处在日本“消费社会”的“昨天”。与日本一样,曾经引导一代人的“艰苦朴素”的概念,在当今中国话及时,总有一种“OUT”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